人生本過客,何必千千結

人生短短幾十載,又何苦那麼執著。

有句詩寫道:“世間事,除了生死,哪一樁不是閒事。”

話雖如此,可這世上很少人能夠真正達到這個境界。很多時候,我們不是放不下內心的執念,被無窮無盡的慾念圍繞,就是給了自己太多沒必要的負擔,為過往的種種遺憾傷懷。

不曾想,生命裡很多的憂愁煩惱,都是自己在和自己過不去,如果總為一些小事鬱結於心,無端束縛自己,怎麼會活著不累。

人活短短一世,是與非、成與敗、得與失,其實無需看得那麼重要。

不由想起一休小和尚的智慧故事。

一休的師兄失手打碎了師父鍾愛的瓷器,一籌莫展,於是他向一休尋求幫助。

一休把碎瓶用布包好,放在口袋裡,等師父回來,詢問他的參禪功課時,他問道:“師父,這世上有沒有一個不死的人?”

師父回答:“我的傻徒弟,哪有不死的人呢。”

一休又問:“那東西有沒有常存在的呢?”

師父說:“東西也是如此。無情的東西也是無常的,因緣聚了就有,因緣散了就壞。”

一休順著回答追問道:“這樣說來,我們不該為身外之物的去留煩惱,對麼?”

師父點了點頭:“沒錯,無論多在意的事物,它們早晚會離你而去,沒有辦法挽回,又何必太過計較、徒增業障。”

聽完這番話,一休順勢把口袋裡的碎瓷片交給師父,師父一笑釋然。

在這個故事裡,一休用他的智慧巧妙化解了師兄的難題,而師父的解答則向我們講述了這樣一個道理:人生匆匆,一切都是過眼雲煙。

這一路走來,我們總是迷茫在時間的荒野中,捨不得放棄,捨不得從迷局中走出來,明知離開的回不來,還唸唸不忘,明知很多事無能為力,還耿耿於懷。直到最後,給心靈上了無數枷鎖,才恍然大悟,人生短短幾十載,又何苦那麼執著。

不知你是否會在某個深夜突然醒來後,便再難以入眠;亦或是夜深人靜時,心裡總有放不下的人或事。還記得那句歌詞麼,“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那些曾經讓你放不下的,終會在某個時刻讓你驚覺,時間帶走的並不只是流年,還有心底那曾經糾結的點點滴滴。

也許只是朋友間相處的一次不愉快,也許只是父母對你生活方式的不認同,也許只是事業遇到瓶頸無法突破的無奈……

就像真正壓死駱駝的,絕不僅僅是最後一根稻草。

我有一個多年的好友,每天看到他都是沒有煩心事的樣子。有一次我向他討教,“你真的沒有什麼煩心事麼,怎麼看你每天都那麼快樂、積極?莫不真的是心寬體胖?”

他說:“如果仔細想,誰能沒有煩心事呢?想想每個月要還的房貸、車貸,孩子上學的開銷,家裡老小的日常消費……還有永遠都做不完的工作。如果仔細去想,煩惱數不勝數。可是想了又怎樣呢?想了又不能解決,煩惱依然在,我的生活也沒有變好。那我還不如不想呢,努力過好每一天,獲得快樂不是更重要麼?”

他在回答我時那一笑置之的淡然讓我終於理解,他為什麼可以過得那樣快樂,因為他相信未來等著他的,都是不期而遇的美好。就像他最後說的,“煩惱什麼,辦法總比困難多。”

在你糾結煩惱的時候,也許頭上的晚霞正紅得絢麗,可是你忘記了抬頭;在你抓住過往不肯放下的時候,也許天上星光璀璨、月光旖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可是你不再期盼。

放下心中的憂愁煩惱,人生苦短,但願你不要明白得太晚。

蘇軾的詩中寫道:“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如同一趟艱難的旅程,每個人都是過客,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因此我們不應強求一些過去的事,強留一些要走的人,一味地自尋煩惱。

如果總放不下過往的包袱,又怎麼能解脫當下的自己?

如果總卸不去心中的怨懟,又怎能收穫內心的安寧?

唯有放下無謂的計較,心平氣和地接受得失,懂得順其自然,這才是智者最佳的姿態。

人生本過客,何必千千結。漫步在人生這趟旅途中,重要的不是目的地,而是沿途的風景,以及看風景的心情。

因此,在有限的時光裡,我們都要活得自在隨心一些,把得失看輕,把苦痛看淡,多一些淡泊隨緣,少一些憂愁煩惱,多一些知足常樂,少一些怨天尤人,和心中的哀怨情仇和解,做一個簡單快樂的人。

花開一季,人活一世,懂得給心靈減負,以樂觀的心態看待世事變遷,才不負這短暫絢爛的一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