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人活一世真的不太容易

總是會有幾件事叫人想不通,看不透、猜不出,

想不通的就一直要想通

看不透的就一直想看透

猜不出的就一直想答案

於是,快樂的人生中就多了些許苦悶,幾絲淡淡的閒愁

愁到深處,恍恍忽忽間,惟有鍾情於酒

人人都懂醉酒的滋味,人人都有醉酒的感受。

先賢不是早就說過:「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其實,聖賢寂寞是真

飲者留其名,則是有些遷強

因為自古以來的聖賢,數來數去也只不過就那麼幾個,而飲者則如過江之過江之鯽,數不勝數

能有幾個醉酒者在青史上留名?

 

都說喝酒是一種寄託

將自己的情也好,義也罷,夢也好,念也罷

都寄存在一杯杯的酒水中

可酒水更烈

哪裡容得下那麼深沉的情義

估計都會成為水中月,鏡中花

寄託於山,山倒

寄託於水,水流

到頭來,苦的還是自己,傷的更是自己的心

其實

我覺得喝酒更像是一種解脫

專情於酒,物我兩忘,

無拘無束,惟酒為尊

天下何事,能奈我何……

可以讓人暫時忘卻週邊的俗世凡塵

回歸自己一顆清靈剔透的那顆心

無慾無念,無牽無掛

人其實本來就是十分純靜的

赤條條地來,又赤條條地去,何牽何掛之有

只是在凡塵熏染已久,耳聞目睹

自覺不自覺地就沾染上了好多本來不屬於自己的功與名、利與祿、是與非、對與錯。

豈不知,百年之後

自己為之苦苦奮鬥一生的功名利祿、是非對錯

又歸於何處

喝酒的感覺真好!

可以暫時讓自己有片刻的安寧

重拾自己的真性情

痛痛快快地做一次真自我。

為了生活,人們平時帶的面具太多太多,有的為了奉承,有了為了討巧,有的為了投機,有的為了獻媚,有的為了自尊,更多的時候其實是在自憐

惟有端起酒杯,開懷暢飲間,才也說平時不敢說之語,做平時不敢做之事,想平時所不敢想。

返樸歸真,回歸本性,說起來容易,可在現實在真正要做起來,又能有幾人,又能有幾時

 

喝酒的感覺真好!

可以暫時讓自己只鍾情於酒,心無雜念,心無旁騖,心甘情願,心情也會變得十分輕鬆。

在那一刻,

什麼都可以拋於九霄之外,

什麼都可以棄於阡陌之中,

把心事融於酒杯之內,讓一切往事隨風而去

這個世界的誘惑太多

雜念太多、慾望太多

常常讓人窮於應付,疲於奔命,席不暇暖,四處奔波,筋疲力盡,爭脫不得

於是,喝酒便成了人生中一種樂此不疲的快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