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後,越來越明白,老家一定要有座房子

人到中年,一晃就奔五了,大部分的人都是出生在農村,在農村長大。也可以說,“根始終在農村”,我們的血脈裡還有一絲絲泥土的氣息。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突然越來越懂得這句古詩的真實意義,讀起來,好心酸。還記得你上次回老家的場景嗎?

很多人,都是過年過節才會回老家吧?當你風塵僕僕趕到村口的時候,突然跑出一條狗,“汪汪汪”,嚇你一跳;父母站在路上,已經等了很久,他們也變得和村莊一樣“老氣橫秋”了;看看村莊,有的人家建了新房子,有的人家的房子已經搖搖欲墜了;有的人家門口已經長滿了野草……

“背井離鄉”是我們現在的真實寫照,但“想要回老家”,是我們夜裡湧動的夢。我們不敢相信,老家真的回不去了。冥冥之中,我們期待有朝一日,還能葉落歸根——車來車往的城市,很美麗,但感覺越來越陌生,沒有太多的親切感。

老家的生活,在記憶中,是苦澀的,但苦澀中還有很多歡樂。就算是“窮開心”,也比有錢之後的開心,更加值得回憶。事實上,我們一直記得——匆匆忙忙走很遠的路,去讀書,腳都走痛了,但是還要在學校追追打打;村口的空地,就是我們的遊樂場,隨便畫幾條線,都可以當成城堡;找幾片雞毛紮在一起,就是“雞毛毽子”;一堆泥巴,可以捏來捏去,擺弄好幾天,誰要把泥巴弄沒了,都要哭一把臉;河水一年四季都是乾淨的,我們可以像鴨子一樣游泳,也可以潛水摸魚……

現在的業餘生活,細細想一下,多半是在公園散步,和鐵做的運動器材“耗上了”,聽到了一聲蟬叫,都覺得很稀奇,看到有老人從老家帶來各種各樣的野果子來販賣,都要走近看一看,買一點嘗一嘗,那“酸爽”的味道,把記憶一下就帶回了童年,感覺自己已經回到了老家。

人到中年後,越來越明白,老家一定要有座房子。也許這樣的想法不太現實,但我們始終沒有放下這樣的“夢”。總是在城裡買房子,但終有一天,你發現越來越不自由,越來越想那種“雞鳴起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悠閒日子。

想一想,建一座小院,門口種花,屋後種菜。院子的空地很大,還有一棵老樹,自己可以在老樹下乘涼,搖著老蒲扇,順便可以拍打嗡嗡亂飛的蒼蠅。無聊的時候,去鄰居家裡串門,也不要擔心“打擾了誰”。出門的時候,門可以不鎖,不要擔心誰來偷東西。大家鄉裡鄉親的,需要什麼,儘管說,有的東西,就給你,何必去“偷”?

城裡的房子很方便,但住得很累。在家、出門,動一動就要錢,各種費用都不低。還有的人到了中年,自己沒有什麼本事,一直在城裡租房子,那就花錢更多了;也有人到中年,為了房子,依舊在負債纍纍的活著,苦不苦,自己知道。

當有一天,人到中年的你,發現長輩越來越少了,長輩們大部分都是生在農村,老了還是在農村。你看到長輩離世,很痛心。很多都說,一輩子生活在農村,日子過得好苦,沒有享過什麼福。可是,自己真的去了城市,發現城裡的日子,雖然不要“面朝黃土,背朝天”,但更苦,最苦的是心。

很多老人,總是要求兒女出點錢,到老家蓋新房子,可是兒女呢,一心嚮往城市,哪有心思在老家建房子。可是,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就會懂得老人的用心良苦。城裡的生活很精彩,但老家的日子很悠閒,各有千秋。

莫文蔚唱過一首《外面的世界》,讓漂泊在外的人,聽著聽著都想要流淚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當你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會在這裡衷心的祝福你,每當夕陽西沉的時候,我總是在這裡盼望你…. ..”

人生最大成功是什麼呢?當你到了奔五的年紀,再思考這個問題。你會發現,人活著,無非就是一個過程,只要每天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是福氣。拚搏太久,會感覺很累,累了就想找一個依靠,但哪裡都靠不住。

當有一天,你在老家真的有一座房子,你越來越發現,自己活得很累的時候,還可以退一步,回到那片快樂成長的土地上,過無憂無慮的苦日子。感覺人生到了晚年,還有一個地方“收留”自己,而不是一輩子都在流浪。

孙大圣素材馆

人到中年後,你的老家在哪裡?走進人潮湧動的城市,自己卻感覺活得很孤獨,我們的根不在這裡,我們只是路過而已,我們只是為了謀生。我們的骨子裡,還留著一個家——老家。

什麼時候,我們回老家,住在自己的房子裡,看一抹炊煙,聽一聲蟬鳴,和身邊的小狗說說話……也許,有那麼一天;也許,沒有那麼一天。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