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真正的成熟,是活成自己的擺渡人

前日與朋友閒聊,說到輔導孩子功課,學習四字成語:一言難盡,兩面受敵,三分像人,四面楚歌……朋友笑言,這不正是中年人的生活!

心有戚戚焉。

人至中年,上有白髮高堂,下有嬌妻稚子。

前是茫茫煙塵,未來不明;後有莽莽追兵,窮追不止;唯有自己夾在中間,兜著生活這張網,舉步艱,行路難。

人到中年,彷如人生半坡,手裡捏著一把歲月,卻還沒有活成當初想要的模樣。難怪有人說,中年人的生活,就是一部西遊記。

“悟空的壓力,八戒的身材,老沙的髮型,唐僧的絮絮叨叨,還特麼離西天越來越近。”

中年,是個流淚也要挑時間的年齡。

都說,中年人的崩潰是悄無聲息的,不敢大哭,強忍眼淚,甚至要安排好時間。

其實,不全對。

因為,你可能都沒時間哭。

去年剛過完年,我手上好幾個項目同時推進,有幾項已經到了deadline的時限。

可偏偏家裡兩位至親同時查出患上重疾,一位剛做完手術,尚留院觀察;另一位緊急入院,安排會診。

我每天在兩個病區奔波,一邊安排家裡的吃穿用度,一邊落實醫院裡的用藥醫囑,還得一遍遍地去跟醫生溝通:

“病人還要做哪些檢查才能找到病因?老人剛做完手術,要注意些什麼? ”

往往是這邊剛攙扶著老人做完復健,那頭又接到電話需要去護士站簽字。

分身乏術,疲憊不堪。

項目的推進不可能因為我的缺席而暫停,所以只能見縫插針打開電腦,一邊盯著打點滴的藥水瓶是不是該換藥了,一邊打電話確認數據、溝通方案、修改PPT……

身體的困乏和疲憊尚可克服,心理的壓力卻是無處遁形。

有天晚上,我坐在醫院樓梯間的台階上,原本是想最後修正一遍方案。

在那麼一瞬間,好幾天來聚集的擔心、焦慮、疲憊和無助,劈頭蓋腦而來,將我深深包裹進去,淚水似乎馬上就要噴湧而出。

卻突然想到這個人的藥還沒買,那個人的營養湯還沒準備,手裡的方案要抓緊定稿,頓時連哭都嫌耽誤了時間。

擦把臉、整整衣角,沒事人兒一樣,該干嘛幹嘛。

有個經典的故事,說蔡康永訪談成龍,問:“拍電影累不累呀?”

就這麼一句話,令那個不要命的漢子在節目裡足足哭了15分鐘。

那段時間,也常有人關懷地問我:“最近怎麼樣?還好嗎?”

哪怕我心裡很想對這狗日的生活爆句粗口,可是張開嘴,說的卻是:“沒事,都挺好。”

畢竟,中年人的崩潰都有原則,不給別人添麻煩,也別把自己的悲傷變成他人的談資。

中年,沒有倒下的權利,只有扛住的責任。

人生走過半程,總有些藏在暗處的襲擊,將我們拖拽在地。

我的一位女同學,國企上班,去年底因為單位裁員,36歲的她成了無業人員。

兩個孩子、高昂的房貸,丈夫一人的工資顯然無力支撐。

偏偏那幾天,母親又扭傷了腳,臥病在床。

原本歲月靜好的生活,突然沖她張開了血盆大口。

她在電話裡說,她躲在廁所裡無聲地哭,不敢讓孩子看到自己無助的模樣。

電影《怦然心動》裡說:這世上,有人住高樓,有人在深溝,有人光萬丈,有人一身銹。

可真相是,不管你是住高樓,還是在深溝,都要將一身銹,妥帖地藏好。

哭完之後的那個晚上,她連夜做了一份簡歷,投了10家公司,當然也搜索了許多兼職,包括發傳單、扮人偶、炸爆米花。

在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她發了半個月傳單,也在公園門口扮了半個月人偶。

收工之後,還要笑嘻嘻地去看母親,為母親做好飯菜。

她說,多賺一分,都能貼補家用。

錢,在中年這個最為狼狽的時刻,變成了一個長著倒鉤的鞭子,逼著你卯足勁兒向前衝。

日子再煎熬,也要一天天地過。

在中年人的世界裡,沒有“崩潰”這個選項。

他們小心翼翼地發洩,精打細算地緩解,並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正常。

儘管身上瘡疤累累,但他們不會倒下。

因為中年人的身後,沒有人可以依靠,但又有太多的人在依賴著他們。

中年,生命中的貴人,只有自己。

前段時間的熱播劇《小歡喜》中,方圓和童文潔兩口子,職場打拼多年,一個是法務主管,一個是財務副總監,收入頗豐,妥妥的中產。

然而一夜之間,童文潔被信任的下屬背叛,從副總監一下子降職成了小助理。而剛完成一個大項目,坐等升職加薪的方圓被炒了魷魚。

家中收入銳減,可生活還得照常:要養兩個高三孩子、要供房貸、要租學區房、要給孩子報補習班、要請藝考老師,一個月的開銷達5萬。

危機是不會獨自前來的。

童文潔遭遇職場潛規則;方圓父母被傳銷組織騙了80萬。

年輕時夢想活成仗劍天涯、快意江湖的的令狐衝,最後卻在醉酒時分發現,自己早就被命運逼成了沒個人樣的林平之。

在生活重錘之下,政法大學畢業的方圓放下身段,開起了網約車,卻由此結識了配音導演,從此走上了自己喜歡的文藝之路。

人生往往就是這樣,如果你足夠勇敢和過去說再見,生活就會獎勵你一個新的開始。

真正的勇敢是什麼?

不是對無能為力的現實光有一腔悲憤卻什麼都不做,而是即使被生活按到地上摩擦,也要努力從塵埃里開出花來。

是在風雨來臨之際,活成自己的屋簷,護所愛之人免遭飄零。

《長安十二時辰》裡有句話:“人活的不是一個點,人活起伏。”

人生高高低低,起起伏伏,那是每一步都算數的英勇與豪邁。

路遙說:“生活總是這樣,不能叫人處處都滿意,但我們還是要熱情地活下去。”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剩餘的那一二,就值得期待和奮鬥,這就是人間難得的小歡喜。

梁實秋先生在《今生只活得情深二字》中,有一段話直擊人心:“中年的妙趣,在於相當地認識人生,認識自己,從而做自己所能做的事,享受自己所能享受的生活。科班的童伶宜於唱全本的大武戲,中年的演員才能擔得起大出的折子戲,只因他到中年才能真懂得戲的內容。”

站在半山腰的中年人,在人生的前後夾擊之下,雖沒了明眸皓齒、錦瑟華年,卻也換回了一份刪繁就簡的氣度,堅韌不拔的剛強。

他們不再總是向外界索取安全感,學會了從內心找到安寧。

有了一些皺紋和白髮,可是看自己卻越來越順眼了,也接納了人生的不完美。

他們不免還要與各種艱險狹路相逢,但就像小時候玩過的不倒翁一樣,生活給了它一拳,它晃了晃,總歸還是能重新站起。

雖然每一個人都在扛著,但終究沒有被現實打敗。

只是捨去了那些不重要的,不再左顧右盼,追求天邊的月亮,而是擁抱身邊的踏實。

生活從來都不容易,但總要昂首走過去,未來才能有更好的故事可以說。

願所有的中年人,胸中有丘壑,眼裡存山河;心中拈花,懷慈悲寬容之念;手裡持槳,做自己生命的擺渡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